西方理論體系的壟斷地位不是天經地義的,西方理論體系已經無力一統天下
  這是一個複雜多變的世界,這是一個讓自命不凡的“權威”惴惴不安的年代。雄霸世界多年的西方理論家,窘迫於種種煞有介事的預測接連失靈。在歷史洪流蕩滌下,顯赫一時的“歷史終結論”不得不一步步走向終結。
  現實感和自省意識深化著人們的思考。
  美國《哈佛國際評論》近日刊登題為《西方的理論,全球的世界:國際理論中的西方偏見》的文章。作者亞歷克斯·揚指出,大部分當代國際關係理論被一個主要偏見來源玷污:國際關係理論由西方作者在西方國家為西方讀者創立。國際關係理論是西方研究機構的西方思想的產物,未能考慮到各種各樣的重要觀點,因此不能稱是全球性理論,或者真正有意義的理論。這些論述不由得讓人們聯想起國際關係理論學者斯坦利·霍夫曼的一句名言——國際關係理論是一種美國式社會科學。
  “退縮到理論帷幕之後的學人們本來不會造成更加深遠的影響。但考慮到這些人是育人之人……他們對下一代人的影響就不能不令人擔憂。同時,這個學科對公眾和政府對國際問題與事件的感知將帶來什麼影響也令人堪憂。”紐薩姆這段話值得一讀,有助於加深人們對理論與現實互動關係的理解。
  當今世界,西方中心主義理論範式又何止於國際關係研究範疇。諸多社會科學領域,西方人創立的理論仍在扮演著“教科書”“出發點”角色。對不少人來說,這簡直就是衡量進步與落後的“基本尺度”、把握政治正確與否的“風向標”。將這種狀況僅僅歸因於“理論霸權”的慣性,顯然不夠充分,書生氣十足。政治評論家米什拉日前在英國《衛報》發表文章指出:時至今日,西方仍然深受殖民時期“文明與野蠻”的二元思想影響,並自視為優越文明,把自身理念強加於世界各國。
  歷史的道路在田野中行進,有時穿過塵埃,有時穿過泥濘,有時橫渡沼澤,有時行經叢林。格局演進、思想碰撞都將是一個漫長的進程。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浩浩蕩盪的時代大潮不可阻擋。包括中國在內的眾多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學習借鑒人類社會一切文明成果,堅定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以強大的定力和不斷的創新築就一個又一個奇跡。這一切不僅改變了世界的面貌,同時也帶來一場衝擊力十足的“理論之變”。西方理論體系的壟斷地位不是天經地義的,西方理論體系已經無力一統天下。是時候拿出更大的勇氣和魄力了,理論突破勢在必行!  (原標題:時代呼喚“理論突破”(鐘聲))
創作者介紹

復古風傢俱

sf72sfjpt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